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奸淫植物人妹妹


我有一个妹妹,今年18岁,和我是同父异母,平常在家只穿一件睡裙,然后趴在沙发上看电视而我经常爱坐在妹妹旁边,偷偷的看着妹妹衣领下垂而露出的胸部,妹妹人不大,胸部发育得却非常好,两个玉兔看着总想拿捏在手中。

  有一次看着妹妹的胸,不自觉的硬了起来,我拿着手中的书盖着,看向妹妹的眼睛,还好没被发现,然后马上跑进客厅卫生间(每个房间都有卫生间,换洗的衣服都放在客厅卫生间里)拿着妹妹刚换下的丝袜,套在鸡吧上,想着跟妹妹做爱,丝袜上还残留着妹妹的味道,闻得我心猿意马,随后将精液射在妹妹裤袜的裆部,浓稠的精液从丝袜的缝隙里渗透出来,怕被发现,我在洗手池里放满水,然后用肥皂洗了一遍心里对着子孙说得「我一定会让你们留在妹妹的子宫里」我抑制不住这个想法,于是开始寻找机会,某天,我在网上买了几个微型摄像机,趁妹妹不在放在妹妹房间里和妹妹房间的卫生间里,刚走出妹妹房间,妹妹回来了,「哥,你干嘛呢」我被下一跳「没啥,找个东西」「哦,热死了,一身臭汗,我要洗澡了」「快去吧」这时我才注意到妹妹的打扮,一件白色露肩T恤衫,黑丝小短裙,头上扎着马尾,细密的汗珠布满妹妹的额头,妹妹的一双细腿被丝袜包裹着,看着妹妹双手朝自己扇风,吐舌头的样子,我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「一身是汗,可有损你女神的形象啊」妹妹在班上可是名符其实的班花,人缘很好。

  「哎呀,别老是乱摸我的头,发型都乱了,今天碰到好多色狼,一直盯着我的腿看呢,还有一个居然偷拍我」「谁让你的腿又细又直,穿着丝袜短裙让男生最没抵抗力了」我心想然后笑着说「快去洗洗吧」「那我去洗了」说完妹妹回房间了,我看着妹妹的背影,也回房间打开电脑监视器,观看着妹妹的一举一动。直接妹妹先进了卫生间,然后拿起毛巾洗了一把脸,然后脱下丝袜露出雪白的大腿,然后把丝袜放一边,看得我直接硬了起来吞了口口水,继续观看妹妹妹妹又将短裤脱下和丝袜放一起,然后走回房间,来到衣柜前,拿起一件白色睡裙和一条卡通内裤,之后又回到卫生间,关上门,然后脱下上衣,解开胸罩,只见妹妹胸前一片雪白的双峰,「真想握在手里啊」妹妹又脱下短裙,妹妹的身体完整的暴露在我面前,妹妹的下体只有稀疏的几根细毛,看得我鸡吧充血十足,妹妹开启热水器冲澡,一手抓着莲蓬头,一手游走在身体,从脖子到胸前,在到腹部,然后是小穴,「我搓着鸡吧,再也忍不住,对着镜头下妹妹的小穴开始喷射出精液,精液打在屏幕上,向四周溅射,看着屏幕中妹妹被精液覆盖的身体,我关上了视频,回到客厅看电视了,过了一段时间,妹妹穿着睡裙出来了,湿漉漉的头发,「我帮你吹吹头发吧」「好呀好呀」妹妹直接在我面前低头半弯腰,衣领下垂,我透过妹妹的头发可以看到里面的双峰在口中摇动,我一手抓住妹妹的头发,一手拿着吹风机,边吹边欣赏妹妹的双峰,「好了,干了」「谢谢哥哥,明天又要练车了,好热的天啊」说完妹妹又趴在沙发上看电视,而我坐在妹妹旁边看她的胸部。

  当天晚上,我看着妹妹洗澡的视频,将鸡吧套在妹妹今天刚换下来的丝袜上,又射了一次。

  第二天,我在家看着妹妹洗澡的视频,突然电话响了,是爸爸打来的爸爸语气很急「你妹妹出车祸了,现在在XX医院抢救」说完就挂了我呆了一会马上出门,来到医院妹妹还在抢救,而妈妈已经哭成泪人,爸爸眉头紧邹,「怎么会出车祸?不是有教练吗」「教练去上卫生间,让你妹妹自己练习,结果你妹妹把油门当刹车,一下子冲出去,脑袋撞到方向盘昏过去了,哎」在过了几个小时之后,手术室门开了,妈妈马上冲上去,妹妹躺在移动床上,双眼望着天花板「女儿你说话啊,有没有事」「医生,为什么我女儿她不说话?」「命是保住了,只是现在可能醒不了了,病人脑袋受到严重撞击,我们只能保住她的命,对不起」「什么叫保住命却做醒不了?」「就是你妹妹变成植物人了」医生说完就走了,在妹妹病房里,妹妹还是一脸呆滞,穿着宽松的病服,突然一阵臭味飘出,妹妹失禁了,因为妹妹变成植物人,无法控制排便,周围的人都邹着眉看着妹妹,「这么漂亮一菇凉怎么会拉在床上」最后,受不了别人的话语,我们带着妹妹回家了妈妈清理好妹妹的大小便,给妹妹换了一身连衣裙,为了方便,没有穿上内裤,当晚,我从房间出来喝水,发现妹妹房间门还开着,妈妈还在和妹妹细声说些妹妹小时候的事「妈,很晚了,睡吧,说不定妹妹明天就醒了」「嗯,你也早点睡」说完妈妈回房了。

  我看着妹妹呆滞的表情,关上妹妹房间的灯回去睡了可是不管怎么翻来覆去都睡不着,妹妹呆滞的表情,微微张开的小嘴一直在我脑海里出现,我偷偷来到妈妈房间,听了听,爸妈都睡着了,然后悄悄来到妹妹房间,打开房间的灯关上门,妹妹还躺在床上,我拉起盖着妹妹的被子,看着妹妹无神的面孔,就像一个娃娃躺在妹妹的床上,我从妹妹的衣柜里拿出一条丝袜,看着妹妹的小嘴开始套弄,我套了一会,欲望开始侵占我,我不自主的吻上了妹妹的小嘴。舌头伸入妹妹嘴中,开始品尝妹妹的小嘴,我越亲越忘我,双手开始抓住妹妹的胸,「我终于抓住你们了」我开始揉着妹妹的胸,吻着妹妹,舔着妹妹的脸,脖子,额头,我的身体不自觉的压在了妹妹的身上,坚硬的鸡吧自动对着妹妹的小穴,开始往妹妹的小穴里挤进去,刚进去一点,就被套在鸡吧上的丝袜堵住了,这时,我才发现自己的姿势,我抬起头,妹妹青春的脸上全是我的口水,妹妹面色潮红,我以为妹妹醒了,轻声叫了句「妹?」妹妹没有回应我,我知道她还没醒,叹了口气,继续欣赏妹妹被我玩弄的身体,妹妹的睡裙被我卷到胸前,雪白的胸部被我捏的通红,然后是小穴,我的龟头顶着丝袜已经进去了一点,我连忙起身,只见龟头前连着一丝银丝,我诧异的看着妹妹,原来植物人也有生理反应。一看时间,快6点半了,爸妈快醒了。

  我只能套着丝袜,快速搓动,我看着妹妹,不能插你小穴,就先帮哥哥口交吧,我抬起妹妹的头我套着丝袜的鸡吧开始顶进妹妹张开的小嘴,妹妹的嘴被我顶开了,我的龟头带着妹妹的丝袜一起进去妹妹的嘴里,我开始在妹妹的嘴里抽查,连带着丝袜,丝袜沾上妹妹的口水,来回在妹妹的嘴里进进出出,就在我快射时,我将妹妹脑袋靠着墙将丝袜往后一拉,鸡吧用力一顶,嘶的一声,我的鸡吧穿破了妹妹的丝袜,直接和妹妹的小嘴接触了,妹妹的舌头突然一动,我被一刺激,深入妹妹嘴里开始射精,而妹妹这时却开始允吸,将我射进去的精液吞入胃里,可是我射出的量远比妹妹吞吸的量多,不一会妹妹嘴里全是精液,精液沿着妹妹嘴角流下,我将被我鸡吧穿破的丝袜放在妹妹下巴,接着妹妹嘴里吞不下的精液射了好一会我才停止射精,而妹妹还在不自主的允吸,就像妹妹想帮我清洁刚射完的鸡吧,被妹妹吸了一会,我拔出软下的鸡吧,看着精液在妹妹口中被吞下,在妹妹把精液全部吞下后,我拿起顶在妹妹下巴的丝袜,擦干妹妹嘴角的精液,以及脸上的口水印,清理好妹妹脸部后,我将妹妹睡裙拉下,拉到小穴处时,看到妹妹小穴流了好些水,又用丝袜擦干后,把睡裙全部拉下,然后把妹妹平躺在床上,盖上被子,我又吻了吻妹妹的小嘴,然后才关灯回房。

  过了半个多月,我自从上次在妹妹口中射出精液后。半个多月来,我每天晚上都偷偷来到妹妹的房间,插着妹妹的小嘴,然后在妹妹嘴里射出精液,妹妹吃了我半个月的精液,我感觉妹妹比以前更有诱惑力了,一天早上,我在睡梦中和妹妹做爱,迷迷糊糊听到爸和我讲,「我带你妈出门几天,照顾好你妹妹」「哦~」我应了一声,然后又开始了美梦,直到「砰」的一声关门声,我一下反应过来,爸妈出远门了?也就是说家里只有我和植物人妹妹了?

  想到即将到来的性福生活,我的鸡吧一下硬了起来。

  我迫不及待的起床,来到妹妹房间,果然,妹妹还躺在床上,我上去用力亲了会妹妹的小嘴,「爸妈出门了,这段时间我会好好「照顾」你的,就用你的身体来作为照顾你的回报吧,我的好妹妹」在这之前,吃饱再说吧,吃完我回到妹妹房间(我不知道植物人怎么维持生命的,大家自动忽略吧)妹妹依然躺着,表情呆呆的,我上前脱光衣服躺在妹妹的旁边,抱着妹妹,手臂压在妹妹的胸前,我的腿蹭着妹妹光滑的大腿,膝盖顶在妹妹小穴上,慢慢的,我的鸡吧硬了起来,我翻身双手撑着身体,和妹妹垂直,目视妹妹,然后对着妹妹的唇吻上去,身体也全部压在妹妹身上,鸡吧对着妹妹的小穴一点一点插进去,有点干,不好插进去,我起身将鸡吧对着妹妹的小嘴,插了进去,经过我半个多月插妹妹的小嘴,现在只要我一插进去,妹妹就会自行允吸,然后分泌唾液,我插了一会,妹妹的嘴里开始变得湿润起来,我多在妹妹的嘴里停留的一会,让鸡吧在妹妹的唾液下变得湿润起来,我觉得差不多时,我将鸡吧从妹妹嘴里拔出,啵,的一声,我的鸡吧离开妹妹的小嘴,我满意的看了看鸡吧上的液体,够了吧、然后在一次压在妹妹身上,看着妹妹一点一点把鸡吧插进妹妹的阴道里,有了妹妹口水的润滑,我很容易就插进去了一部分,直到妹妹的处女膜挡住我的去路我在妹妹嘴里吸了一口气,然后下身用力一顶,我整个鸡吧全部插进妹妹的阴道里了,顶在妹妹的子宫口上,我借着妹妹的处女血和唾液的润滑,开始在妹妹的阴道里抽插,我的双手也没闲着,尽情的揉捏的妹妹傲人的胸部,妹妹的胸部在我的双手下不断变化形状,这时,妹妹的脸开始泛红,我感觉妹妹的阴道在变得润滑,到后面,我抽插时可以听到我和妹妹的交接处传来水声,「啪啪啪」我喘着粗气看着妹妹开始泛红的脖子,亲了上去,忘我的亲着妹妹的脖子,下身不断侵犯妹妹的圣地,突然,我感到妹妹身体在抽动,然后只感觉妹妹的子宫死死的吸住我的龟头,好像要从我的龟头里把精液吸出来,阴道也收缩不让我拔出去,我用力吸着妹妹的嘴,双手死死抱住妹妹,下身用力顶进妹妹的体内,恨不得整个身体进入妹妹体内,然后在妹妹还未接触任何异性的体内开始射精,这一次的射精是我有史以来最多的一次,多到妹妹的子宫装不下。精液想往外流,可是子宫口被我的龟头堵住,而且龟头还在往妹妹的子宫里喷射精液。妹妹本来平坦的小腹开始隆起,我射完后,将龟头拔出子宫口,然后顶在子宫口上,让我的子孙在妹妹温暖的子宫里住下,射完后我感到一阵疲惫,抱着妹妹睡着了,鸡吧还深深的埋在妹妹的阴道里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我醒了,看看时间,已经快晚上了啊,此时我软下的鸡吧已经不知不觉被妹妹紧致的阴道挤了出来,我看了看妹妹的小穴口,没有精液流出来,我的精液已经在妹妹的子宫里住下了!

  我满意的亲了口妹妹,「你果真是我的好妹妹,我的精液就交给你保管了」吃过晚饭,我翻开妹妹的衣柜,从里面拿出了妹妹高中的校服,在校服的裤裆部位,用剪刀开了个口,然后给妹妹穿上,此时妹妹变成了以前那个清纯的女高 中 生,除了裤子开了一个口露出的小穴,浑身上下透出一股青春的味道,我把妹妹抱起来,让妹妹面靠强站着,然后我贴着妹妹的后背,双手从妹妹腋下穿过直接抓向妹妹的胸,隔着校服开始玩起妹妹的胸部,因为没有胸罩,妹妹胸部的柔软透过校服传达到我手上,我将妹妹双腿分开从后面插进妹妹的阴道里,经过下午的开苞,妹妹的阴道稍微松了一些,我不一会就全部插进妹妹的阴道里,我开始撞击妹妹的子宫口,双手不停把玩着妹妹的胸,妹妹的阴道马上流出爱液,使阴道更加润滑,我越插越快,妹妹被我顶的就向在小跳一样,妹妹被我往上一顶,然后自由落下,就像妹妹在配合我做爱一样,让我异常激动,就在我玩得兴起时,妹妹的手机响了,我从后面抱起妹妹,鸡吧还插在妹妹的阴道里,就这样走向妹妹床头,一看,是妹妹的闺密,长相身材都不输给妹妹的一个美女,第一次见就想和她做爱,我让妹妹怕在床上,拿起电话接听「喂」然后我压在妹妹背上,将鸡吧插进妹妹的阴道里对面一听是男的,明显呆了「我是她哥,XX出车祸了…」「啊?」对面惊呼一声我听到这声音,插着妹妹,幻想着正在插着妹妹的闺密,「XX现在怎么样了?」「脑部受伤,现在已经变成植物人了」「啊?怎么会这样,什么时候的事?」她吃惊的语气让我更加快速的插着妹妹,就像真的在插妹妹的闺密一样,妹妹此时也被我插到高潮,收缩的阴道让我一阵舒服「半,半月前」我压制着快感,断断续续的说道「怎么会这样,我要回去看她,555」居然哭了听着她的哭声,幻想着她在我胯下无力的哭泣,一下没忍住,在妹妹的阴道里射了出来「我再过半个月就回去看她」「嗯,好,好的,哦」我一边在妹妹的阴道里射精,一边回答她,可能是她太伤心,没有注意我的异样,并不知道她的闺密在她哥哥的胯下承受着她哥射进她阴道的精液。

  「那先这样了,拜拜,555」就这样挂了电话,而我也刚好完成射精我拔出鸡吧,妹妹的小穴开始流出精液,一大团精液沿着妹妹的小穴流到床上,而妹妹此时侧着脸,流着口水,一身校服被弄的邹吧吧,下体流出精液,再没有往日女神的模样,只剩淫乱的画面,我将妹妹的脑袋移到床边,将还没有软的鸡吧插进妹妹张开的口中,妹妹又开始自主允吸着我的鸡吧,这时,我的手机又响了,是我爸打来的「喂,你妹妹现在怎么样,还好吗?」「好着呢,有我你们放心吧」「嗯,过2天你安安姐会过去帮你照顾妹妹」「啊?不用了,我可以的」「什么可以,你怎么帮你妹洗澡?」我听完心里想着,精液都射进妹妹体内了,还不能帮妹妹洗澡?可惜不敢讲出来「那好吧,安安姐来住几天啊?」「到时候再看吧,先这样」挂完电话,我的鸡吧还在妹妹嘴里被她允吸着,「唉,妹妹,我们的性福生活快结束了,让哥哥这几天好好爱你吧」说完我身体一抖,将精液射进妹妹嘴里。

  当晚,我又在妹妹子宫里射出2次才心满意足的抱着妹妹睡着了,第二天清早,电话铃把我吵醒,「喂,谁啊」「臭小鬼,是我,我后天早上就去你家」「噢,安安姐啊,好啊,要麻烦你了」「不客气,挂了」嘟嘟嘟…唉,真是的,干嘛要打扰我们这两天我和妹妹疯狂的做爱,每一次都射进妹妹的子宫里,2天至少射了8次在妹妹的体内,到佳佳姐来的前一天晚上,我在妹妹身体上奋力冲刺,而妹妹面色潮红,依旧是表情呆滞,脸上沾满了我的精液,嘴角流出的精液已经干了。

  现在的妹妹再不是以前男生的女神,而是我射精的工具,妹妹两条丝袜腿架在我的肩膀上,黑丝上全是精液的痕迹,现在妹妹的房间里没有了以往女生房间的清香,房间中飘着一股精液和妹妹淫水的味道,「啊~」我低吼一声,将精液射入妹妹的子宫我摸着妹妹的脸,「妹妹,我们的性福生活要结束了」我拔出鸡吧,把妹妹小穴流出的精液擦去,从妹妹卫生间拿出毛巾,脱下妹妹的丝袜,把妹妹从头到脚擦了一遍,刚擦完突然门响了起来,「臭小鬼,开门」「完了,安安姐怎么来了?」我慌忙把妹妹擦干净,然后套上一件新的睡裙,把被子给妹妹盖上,然后打开门「安安姐,你不是明天才来吗?」「我要给你一个惊喜呀,惊喜吧」「你快吓死我了」我心想「惊喜啊,进来吧」这时我才打量安安姐,蓝色衬衫,一条超短热裤,黑色丝袜包裹着一双美腿,右手拉着行李箱,安安姐比我大2岁,刚在读大学。在大学里安安姐也是受人追捧的女神。

  安安姐进来就问我「你妹呢?这么多天没洗澡我帮她洗洗」「啊,哦,妹妹在房间」听我说完安安姐便进去妹妹房间,一进房间,似乎闻到了什么,安安姐邹着眉头吸了吸,然后看了我一眼,我心虚的看向一边安安姐忽然冷声到「我帮小妹洗个澡」然后把门关上,我知道她发现了什么,不安的来到房间,打开监控,看到安安姐把妹妹的被子拿开,然后用鼻子在妹妹身上闻了闻,我知道坏事了,安安姐眉头紧缩,抱着妹妹来到卫生间,只见卫生间里安安姐把妹妹放在椅子上,把妹妹的睡裙退下,然后伸出2个手指插进妹妹的阴道里,安安姐微微撑开妹妹的阴道口,看了看,然后把中指深深插进妹妹的阴道,突然安安姐像是发现了什么,把中指在妹妹阴道搅了一会,然后伸出来,果然,从妹妹的阴道深处流出了一股白色液体,而安安姐的手指上也有一些我的精液,安安姐把莲蓬头打开将手上的精液冲走,拿着莲蓬头开始清洗妹妹的身体,我关上视频,知道我强 奸妹妹的事被安安姐发现了,怎么办?我走出房门,坐在客厅沙发上,不知过了多久,安安姐走出来,看了我一眼,没有说一句话,然后坐在沙发上我不安的坐在沙发上,突然安安姐手机响了,「喂,亲爱的,我在我弟家帮忙照顾他妹妹,」边说边往阳台走去,我看着安安姐的背影,心里一发狠,走进妹妹房间卫生间,将一条电线剪开,把铜丝连在莲蓬头上,另一边连在插座里,然后重新回到客厅坐着,这是安安姐打电话回来了,看着我说到「我会将事情告诉舅舅,你自己好自为之」然后走进妹妹房间,关上门,我回房间看到安安姐从行李箱里拿出一条蕾丝群和一条内裤,走进卫生间,我冷眼看着,安安姐把衬衫脱下,又解开蕾丝边的胸罩,露出比妹妹还丰满的胸部,然后脱下热裤,安安姐只剩下裤袜在身上穿着,然后安安姐脱下裤袜,放在一边,安安姐又把蕾丝边的内裤褪下,安安姐全身裸体的出现在我面前,下体浓密的阴毛遮挡着安安姐的小穴,安安姐走向莲蓬头,我的心提了起来,安安姐手一下握住莲蓬头,我只看到安安姐全身开始抖动,然后倒下,莲蓬头被安安姐握得紧紧的一起掉下,我从监控里看到安安姐浑身抽搐,不一会只见安安姐的小穴里喷洒出尿液,安安姐失禁了!

  我看着安安姐抽搐的身体,我又硬了,这是,安安姐下体喷出黄色的东西,我知道安安姐死定了,我关上视频,走进妹妹房间,可以听到卫生间里穿出兹慈慈的声音,我打开卫生间的门,看到安安姐躺在地上抽搐,安安姐看到我,想呼救,可是我又回到妹妹的床上把妹妹的头对象安安姐,然后压在妹妹身上,进入妹妹已经被我插得有些松弛的阴道,然后看向安安姐,安安姐,安安姐看见我的行为,死心了,而我则看着安安姐抽搐的身体,在妹妹的阴道里抽插,突然,安安姐呃啊了一声,便不动了,我听到安安姐最后的一叫,也低吼一声,将精液射进妹妹的子宫里,然后拔出鸡吧,把厕所电闸挂了,走进去剪断铜丝,打开莲蓬头,将安安姐的身体冲洗了一边,我揉着安安姐的胸部将安安姐洗干净,然后擦干安安姐的身体,我把安安姐抱在妹妹旁边,看着眼前两具美体,我忍不住压在安安姐身体里,直接插进安安姐的阴道里,比妹妹的松,不过感觉不一样,我在安安姐的阴道里冲击着,撞着安安姐的子宫,突然安安姐身体弓了一下,然后阴道开始收缩,我大吼一声,将精液射进安安姐的子宫里,将精液填满安安姐的子宫,突然,安安姐虚弱的声音传来「不…要…」我吓了一跳双手掐着安安姐的脖子,安安姐无法呼吸,浑身开始做无力的挣扎,我感觉到安安姐的阴道摩擦着我的鸡吧,我又一下硬了起来,我又开始在安安姐的身体里抽插,安安姐此时的脸已经变色了,舌头伸出来企图呼吸空气,双腿在床上无力蹭着,我加大了掐着的力度,感觉到安安姐挣扎越来越弱,直到安安姐双腿一蹬,不动了,我感到安安姐死时阴道比高潮还剧烈的收缩,我松开双手看着安安姐,安安姐头歪向一边,舌头伸出来,双眼里有不甘,惊恐,我叹了口气,拔出鸡吧,回到妹妹身上,对着妹妹还流着精液的小穴插了进去,「呃啊」妹妹居然叫了一声「哥…」我惊讶的看着妹妹,妹妹此时双眼流下眼泪「哥,这段时间的事,我都能感觉到,不要在插我了,好吗」「妹妹,你…」「嗯,安安姐?」妹妹看到了一边的安安姐,发现安安姐状态不对,「哥!

  你…你杀了安安姐?!」

  「妹妹,对不起」

  说完我开始在妹妹体内做活塞运动,「啊~不要,哥,求你了」我不为所动,继续插着妹妹,妹妹的反抗几乎没有力度,随着我往妹妹子宫一顶,妹妹和我同时到达高潮,我压着妹妹,和妹妹一起喘气,「哥…你强 奸了我」妹妹流下眼泪,我拔出鸡吧,看着妹妹闭着流泪的眼睛,我从衣柜里拿出妹妹的一条黑丝,缠绕在妹妹脖子上,妹妹感觉到渐渐无法呼吸,惊恐的看着我,我双手紧紧勒着妹妹脖子的黑丝,压住妹妹,感受着妹妹身体的扭动,「哥,不…要杀…我,呃啊」妹妹断断续续说完最后一个字后,全身一抖,断气了,我松开双松,妹妹的头歪向一边,脖子绕着黑丝,不甘心的断气了,我看着眼前两具艳尸,艳尸的小穴里流着精液,我笑着说了声「你们都是我的了」当晚,我疯狂的和妹妹的尸体还有安安姐的尸体做爱,最后射进妹妹的子宫里,插着妹妹的阴道,深深睡去。

  【完】

上一篇:在开往广州的列车上干少妇的激情故事 下一篇:老子是癞蛤蟆绿帽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