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交换  »  我在妻的床下静听


好朋友建刚要来丹东。这消息我告诉妻子时,妻子说,他是不是睡在我们家,我说应该是的。

  他到的那天,妻子去沈阳了。他在我家住了一天,期间他问我妻子目前有无外遇,我说没有上床的,有吻过的,有摸过的。

  第二天,妻回来了。我们三个人加上孩子去了一趟海底世界。晚上我和建刚在一起喝酒,说的全是不相干的话题。后来妻说,你们俩在床上睡吧,我睡沙发。

  我们都没说什么。

  夜里,妻子是最后洗的。那时我们俩已在床上躺了很久了。我和都只建刚穿了条裤衩。而妻子进来时则是长袖内衣和内裤把全身捂了个严实。我说你上床来躺一会儿吧,她笑着说,不。我说上来吧,她走过来说,你往里,我躺边上,说着就躺在了床的外侧。我趁她没躺稳,一下把她从我身上掀了过来,她大喊一声落在我和的建刚中间。让我没想到的是,建刚倒还真迅速,马上就把她搂在身下,嘴巴随即贴到了她的的嘴上;也没想到的是,我妻也立即张开了嘴,闭上了眼睛。

  我喃喃地说,今天我就不上了,你们俩玩个愉快吧。说着,我就走下了床,一边观战,一边掏出自己的东西轻轻自摸起来。

  她们俩吻了很长时间后,建刚的手才开始大范围运动。我出去喝了一杯水,回来一看,我妻子身上就剩了条裤衩,而建刚的一只手还在那条白色的裤衩里边,两人的嘴仍然吻在一起。

  后来,建刚开始褪妻子的裤衩,我注重到,裤衩被褪到膝盖下以后,她是用自己的脚把它蹬离了身体。建刚的手在妻子的黑毛里继续轻揉了好一会儿,然后,他翻身上了妻子的身体。妻子配合地分开了腿。我看到建刚敦实的臀部慢慢向前送,一下一下的,旁若无人。妻子一直闭着眼睛。建刚边做边吻。忽然,妻尖叫了一声,随后两人都笑了。我估计是咬了一口,我在旁边也笑了。时间很长。动作没什么变化。妻子很尊重旁边的我,始终没有叫床。最后,建刚发出了沉沉的低吟,妻说,别射到里边建刚扯过一条枕巾,铺到妻的肚子上,射了。他滚下去的同时,我上来了,也大约有半个多小时的进出,我也射到了一条枕巾上。

  我们三人全身赤裸并排躺到床上,妻躺中间。我拿起她的手放在我的男根上,她握住了。我又把她的另一只手放在建刚的男根上,她也握住了。她像一个主导男人的女皇,两只手分别把握着两个男人的生命之根。她说,这像是什么,是不是太那个了,我说,这才是女主人。躺一会儿,我说太挤了,你们俩在床上睡吧,我睡地板。妻笑说,这叫什么事啊,把正宗老公挤到了床下。三个人都笑了,随后就关了灯。

  不过我怎么也睡不着。黑暗中,我的男根又挺了起来。我用手轻抚着,想劝自己早点入睡。忽然,我听到床上有动静,极小,想是在吻。听着听着,我确定他们是在吻。约七八分钟以后,我听到了低低的喘息声。一会儿,声音渐渐大了一点,是妻的声音。黑暗中听这种动静怎么比看现场还要刺激!再过一会儿,妻的喘息声更大了一点,也能听到肉与肉的撞击声。撞击声持续了一段时间,建刚冒出几声沉沉的喉音——他又射了。忽然,台灯亮了,妻要找东西擦一擦。我故做睡眼惺忪状说,还没睡啊?妻笑了笑,建刚已瘫倒在一旁。但我下面胀得难受,我知道,要这么睡下去不大可能了。于是我二话没说,爬上了床,又是一阵狂风暴雨。风停雨止,妻说,不行,我得到厅里沙发上去睡了,明天还得上班呢。建刚拉她,说不必了吧,免得我还得出去找你。妻说,不能再来了,真的不能再来了。说着,翻身下了床,建刚在她白白的屁股上摸了摸,也只能看着她穿上裤衩,继而内衣内裤,出去了。

  第二天,建刚离开了无锡,从此再没来过。我对妻说过几次,打电话叫他来吧,妻果断不同意,说跟他做缺少性方面的愉悦,不知道为什么,做过好几次,他就像个朋友。

  字节数:2982

  【完】

上一篇:初级换妻 下一篇:风流与代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