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交换  »  女同事


三个月前,我结束了婚姻,也失去了工作。在儿子,女儿同情的眼光中,我度过了最颓废,最沮丧的三个月。

  终于,我在女儿关心的眼中清醒了。深深觉悟到昨非今是的我,开始认真的寻找工作机会。

  总算天从人愿,我在一家小型的饮料公司找到了新的工作。虽然我是新进人员,但凭着我多年的工作经验,和当过经理的履历,我轻松的当上了一个营业所的主任。

  说实在的,这个营业所还真烂,业务毫无斗志,会计漫不经心,但我凭藉着以往工作的经验,拼命的开发新客户,让业务员从早忙到晚,开始时,业务们对我很不服气,又对我增加他们的工作量很不满。但随着薪水的增加,怨言变成了称赞,他们也开始习惯了早出晚归的生活,而我也习惯了每天去拜访客户。唯一我受不了的,就是那个会计了。

  那个会计叫黄恩美,才三十二岁就有一个儿子十三岁了,长得倒很漂亮,留了一头及肩的长发,有点像杨林,身材也很好,我估计应该有36D、25、35。这样一个美人却整天板着一张脸,说话也很冷冷的,好像全世界都对不起她似的。只有她儿子来看她时,她才会露出她的笑容。

  听业务们说,她跟她老公的感情不好,已经在谈离婚了。她虽然没有给我好脸色看,但礼貌倒也不缺,只是那冷言冷语老是气得我胸口闷闷的。  我们这间营业所的格局还不差,有三房两厅一厨双卫。除了客厅作办公室,饭厅作仓库外,一间房被我们改为娱乐室,说是娱乐室,其实也只是放了一架电视,一台录放影机,和几张椅子而已。

  一间房我放了一张床,给业务休息,另外一间房我便改装为自己的房间,忙时,我便睡在这里。而且这又有厨房,一切都很方便。

  一天我刚跟客户应酬完,一看时间才两点多,平常我都是四点多才回营业所,今天心想没事,就提前回营业所,把事情交代一下。回到营业所,铁门竟然关起来了,我不免生气,心里想:「这黄小姐也太离谱了吧!两点多了还没回来。」。

  我拿遥控器开门,铁门打开来了,我没等铁门完全打开,就钻了进去,没想到我却看到黄恩美的儿子,慌慌张张的从后面的仓库跑出来,还正在把衣服往裤子里面塞,我刚想问他,他妈在哪里,他却匆匆忙忙的向外跑,一边喊着:「主任伯伯好。」一下子已经跑不见了。

  我心想:「这小鬼在紧张什么?」她儿子叫小杰,那时正是暑假,她的儿子常来找她,我们还满熟的,倒不会觉得奇怪。没理他,我回到位子上,准备把报表整理一下,却看到黄恩美脸红红的也从仓库中走出来。我吓了一跳,因为我的经验告诉我,她脸上的红,分明是春情未退的潮红,可是刚刚是她的儿子和她在里面啊!

  我傻傻的看着她,她也发现我的异样,脸变得更红了,但却不敢看我,强自镇静的工作着。她越假装,我越疑惑,我的心,朝着禁忌的领域倾斜。

  隔天,我故意忙到五点多才回到营业所,看完报表已经六点了,大家都下班了,只剩下我一个人,我把铁门关上,确定没有人之后,我开始把我昨天买的针孔摄影机的镜头,分别在大厅和仓库、厕所装设好,尤其是仓库,我认为那一定是主战区,所以我在那里装了两个。

  第二天清晨我照往常一样工作着,这一天,黄恩美穿了一件白衬衫,一件合身的蓝色窄裙,把她姣好的身材表露无疑,看的我心痒难耐,但我知道,如果事情如我所想,那我大有机会一亲芳泽。

  我若无其事的工作着,等下班后我迫不及待的马上把录影带放出来看。我一直按快转,八点半时营业所已经没人了,但她儿子一直没出现,我并不急,因为暑假快结束了,如果事情跟我想的一样,那她儿子一定忍不住,一定会来。

  终于在十点五十分时,她儿子来了,看到小杰,她竟然对小杰送上一个媚笑,说:「坏儿子,今天这么早来啊,还没到休息时间呢。」那股媚态,和平常冷冰冰的态度,简直判若两人。我还在惊讶中,小杰的举动更让我吓一跳,他按下铁门开关,然后竟然在铁门尚未完全关下来之前,就一把就将他母亲抱住,恶狠狠的吻下去,两手在他母亲的背后,臀部上下抚摸。而黄恩美也吐出香舌,和儿子的舌头作法国式的热吻。而且还尽情的摆动身躯,方便儿子的爱抚。我没想到一下子就看到如此香艳的画面,胯下的肉棒一下子就勃起涨大了。

  她们吻了快三分钟才分开,小杰一脸淫笑说:「当然是因为想念我的妈妈啊,妈你都不知道,我有多么想你。」。黄恩美啐了他一口:「少来了,你哪是想妈妈,是想干坏事吧。」小杰嘻皮笑脸的:「就是想(干)啊。」那个干字念的特别重音,同时双手抓着黄恩美的屁股,然后还向前顶了两下,真是露骨的很。我看得越来越兴奋,忍不住伸手抓住我的肉棒搓揉了起来。倒不是我沉不住气,而是离婚三个多月,我根本就没有性生活。尤其在我眼前上演的是母子乱伦的戏码,这让我更加感到刺激。

  小杰又开始上下其手了,黄恩美被自己的儿子摸得娇喘吁吁,满脸潮红,我不由惊讶她的敏感,也或许是母子相奸的禁忌,更加刺激她的感官。  黄恩美娇喘的说:「小杰……小杰啊,你乖呀,你先等一下啊,小杰……」。小杰并没有停手,反而开始脱起自己妈妈的衣服,一边哀求的说:「妈,拜托啦,我等不及了啦,我昨天没来,整天都在想你,做什么事都提不起劲来。拜托啦,我们先来一次啦。」。

  黄恩美无奈的说:「真被你这孩子缠死,好啦,你先坐下,让妈先帮你一下。」小杰笑嘻嘻的把裤子一脱,坐在我的位子上,看不出来这小子才十三岁,那肉棒就有五寸长,粗细也颇有可观,不过比起我的胯下八寸神龙,仍然是小巫见大巫。黄恩美跪在小杰的两腿之间,小嘴先亲了龟头一下,又媚了小杰一眼,才将整支肉棒含入口中,开始上上下下的帮自己的儿子口交。小杰两手向下攀上了黄恩美的胸部,揉捏了一会,小杰解开了黄恩美的衬衫,36寸的丰乳被蓝色的胸罩包着,显得更加雪白动人。

  小杰很快的把衬衫脱掉,又三两下的把胸罩扒掉,只可惜因为角度的关系,我看不见黄恩美的乳头长什么样子。这一幕真是太刺激了,我一边看,一边已经把肉棒掏出来打手枪。小杰开始呻吟起来:「妈……你的舌头舔的我好爽,喔……再来,再来,喔……」黄恩美的眼睛也开始迷离了起来,看得出来,她也开始动情了起来,那副神态竟是如此妖媚娇艳,浑身上下散布着淫靡之气。「妈,你的小嘴真厉害,我快要出来了……」小杰显然已经是快到极限了。

  黄恩美连忙吐出儿子的阴茎:「小杰,你忍一下……」话还没说完,小杰的阳精就不受控制的喷了出来,小杰毕竟还小,还不到三分钟,就被自己的母亲解决了。黄恩美来不及闪开,被小杰的精液射了满脸,还顺着黄恩美修长的美颈流到乳房上。我看到小杰精液的量竟然有那么多,吓了我一大跳。听她们刚刚的谈话,她们母子应该是天天都干,竟然还有这么多的量,真不愧是年轻人啊。只是黄恩美被射了满脸,而自己的情欲却还没得到舒解,不禁大发娇嗔:「小杰你这小鬼,教你忍一下,你却喷了妈一脸,现在怎么办?」小杰也有点不好意思,连忙把黄恩美扶起来,亲吻她满是精液的娇脸,陪笑说:「妈,对不起啦,实在是因为你太迷人了,我才会忍不住。不过没关系,你再帮我一下,我马上就又可以了。」黄恩美笑了起来,一点小杰的额头:「你这小鬼,喷了我满脸还要我帮你,先说好,你再这么快,妈就把你的小弟弟剪掉,那么没用的东西,不要也罢。」小杰一脸受伤害的表情:「妈,你怎么能这么说,好,我会证明(他)的威力,让你想起来(他)带给了你多少的快乐。」。

  听到儿子说的有趣,黄恩美淫媚的说:「光说是没用的,儿子,来吧!你妈在等你哦。」小杰受不了激,又抱着黄恩美乱摸乱亲,好像立刻就要上马。黄恩美被小杰弄得喀喀娇笑说:「小杰别急,这里不好,万一主任又提早回营业所,跑都跑不掉,我们还是到里面仓库好不好」小杰二话不说,就拉着黄恩美往仓库去。

  我马上把仓库的画面调为全画面,我预料她们一进来就有好戏看,果然,小杰一进仓库就把黄恩美脱了精光,我终于看见了全裸的黄恩美了。  虽然黄恩美已经是生过小孩做了妈妈了,但是她的身材保持的真是不错,乳房又白又大,看着她的乳房随着她的动作剧烈的摇晃着,幻起一阵臀波乳浪,可见弹性极佳。

  小杰这时根本不用母亲的帮助,已经又抬起头来了,他一把将黄恩美推趴在饮料箱上,从背后将自己的阴茎插进母亲的骚穴里,然后二话不说就拼命的做活塞运动。黄恩美被他撞的乳房乱抛,淫声不断,一直叫着:「小杰……你慢点,慢点,妈快被你干死了,喔……妈会被你干成两半……」小杰整个人都趴在黄恩美身上,屁股剧烈的挺动,阴茎快速的在黄恩美的阴道中进出,两手也没闲着,由后抓着黄恩美的乳房揉捏着,看着黄恩美雪白的乳房在小杰的手中变换着不同的形状,我恨不的自己就在现场,一起快乐。

  黄恩美虽然淫声不绝,但我明白,小杰毕竟还是个孩子,是不可能满足像黄恩美这样成熟的妇人的,而且小杰这小子虽然年轻有干劲,只可惜没有技巧,只懂得埋头苦干,无法持久。果然虽然刚射了一次精液,但干不了十五分钟就又泄了一次。黄恩美还没有得到满足,一看到儿子射了精,马上蹲下来,又把沾满精液淫水的阴茎含入口中,帮小杰口交,助他早一点重振雄风。年轻真是宝啊!小杰在母亲的帮助下,很快又站了起来,黄恩美一看小杰的阴茎又硬了,高兴的坐在饮料箱上,两腿张开,露出她迷人的阴户。小杰连忙干上,一边吻上黄恩美娇艳欲滴的樱唇,一边又玩起黄恩美的巨乳,看得出来小杰对母亲的那对巨乳非常迷恋。

  这第三回合,母子俩激战二十分钟才结束,完事后,母子俩一起去洗了澡。黄恩美温柔的帮小杰整理了一下衣服,然后才开始处理善后,又检查了一下自己,确定没有破绽后,才满意的和小杰去买午餐回来,母子俩边吃边调笑,就表面来看,只是比一般母子亲密一点而已,吃饱后才又亲又吻的送小杰出门,时间也不过12点30分。看了黄恩美母子相奸的画面后,我发现小杰的能力虽然以我的水准来说还差的远,但看到黄恩美似乎已经十分满足了,我确定黄恩美的能耐比我想像的差很多,相信只要我能狠干她一次,应该就可以让她在我的胯下称臣了。我把录影带退出来,心情真是好到不行,我相信,只要我好好安排,就凭这卷录影带,明天我就可以和黄恩美成其好事了。

  隔天,我一早就把事情都处理好,让所有业务在8点半之前就出去了。昨天黄恩美母子在吃饭时,小杰曾说今天小杰的外婆要带小杰去龙山寺进香,今天是不会来营业所了,所以我的时间充份的很。黄恩美今天仍是一身很合身的穿着,看来她很清楚自己的优点,每一套衣服都很能表现她的身材。我一想到等一下,我就可以尽情的享受黄恩美绝妙的肉体,胯下的八寸神龙都已经开始抬头了。

  我等所有业务都出门后,才一本正经的说:「黄小姐,麻烦你跟我去一下娱乐室好吗?有一些公司的政策影带要看。」黄恩美应了一声,不疑有他的和我到娱乐室,嘴里还嘟囔着:「政策宣导用录影带?公司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大手笔?」我心理暗笑,并不说话,一进娱乐室,我就把电视打开,开始放影。同时也按下遥控器,把铁门关起来。黄恩美听到铁门关起来的声音,转头看我说:「主任,你干嘛关门?」我笑说:「这带子好像时间满长的,我们都在里面,外面又没人,关起来安全点。」黄恩美并没有回答我,因为她看到的画面里竟然是营业所,而且是从小杰进门时开始,她已经被电视里的画面给震住了。

  我温柔的靠上去双手环上黄恩美丰腴的腰肢,我的肉棒自然的压在她丰满的股沟里,开始摩擦,嘴靠到她的耳边轻轻的说:「如何?精采吗?等一下会更精采哦。」黄恩美察觉到我的不轨,挣扎起来:「主任,你干什么。」我把她抱紧,让她无法挣扎,一面屁股用力顶了她两下,嘻皮笑脸的学起小杰说:「当然是干你啊!」她用力的挣扎着,惊徨的说:「主任,你别这样,快放开我。」我表情一冷:「哦,这么说,你是觉得跟儿子做爱比较好了?那,这么好的事,你可别一个人独享哦,应该要大家共享才对,你看让小胖,阿龙(营业所的业务)他们加入如何?」黄恩美听到我这样说,浑身开始颤抖了起来,不敢再大力挣扎:「你想怎么样?」我轻吻着她的脖子和耳朵,手解开衬衫的扣子,在她丰腴的小腹游走:「大家都是成年人,还要我说的那么明白吗?」黄恩美颤抖了一下,没有再挣扎,缓缓的闭上眼睛,性感的嘴唇开始哼出诱人的音符,看来她是认命了。

  我把她的娇躯转过来,痛吻她的艳唇,双手慢慢的替她解除武装。当我褪去她的衬衫时,裹在黄色胸罩里,那对让我昨夜失眠的雪白巨乳就出现在我眼前。我终于得偿所愿,我并不急于把胸罩解开,反而把手探入胸罩中,享受着手被乳房紧压的快感,昨天的遗憾,终于在今天得到补偿。我一边享受黄恩美乳房的丰腻,一边玩弄着她的乳头,原本小小的乳头,被我玩弄得变成有花生米般大小。

  黄恩美被我玩弄得娇躯猛扭,要不是我一直在吻着她的小嘴,她早就淫叫连声了。我终于把她的胸罩除掉,放开了她的小嘴,她娇喘吁吁,又嗔又怨的看着我,只是那眼中的春情却是无论如何也掩饰不了。这时录影带正放到黄恩美在帮小杰口交的那一段,她满脸通红的求我:「把录影带关掉好不好?」  我把她按坐在椅子上,连裙带三角裤一起扒下来,然后轻轻的但却很坚定的说:「不行。」她没想到原本还算温柔的我,会一下变得这么粗暴,不由惊呼一声,又听到我说不行,刚想说什么,我已经把她的大腿拉成一字马,嘴亲上了她已经淫水泛滥的淫穴上,她吃了一惊,想把脚合起来,但我怎么会让她得逞,两手一压,嘴用力一吸,她「啊!」的一声,就软了下来,任我摆布了。

  没想到黄恩美的阴户竟然还是鲜红色的,外阴唇一张一合,非常有趣。我手口并用,一下拨弄她的阴核,一下又轻咬她的外阴唇,还把手指插入她的阴道中,寻找她的G点。她被我摆弄得娇躯狂颤,柔软的腰肢不停的上下左右的扭动,嘴里一直叫着:「好丢脸,好丢脸,羞死人了,啊、啊!拜托你,别挖那里了。」我不理她,继续动作着,黄恩美终于经受不住我的攻势,娇叫一声,自她的阴道中射出一道阴精,潮吹了。

  我毫不犹豫的大口把这股阴精吃下去,这可是滋阴补阳的圣品啊。而黄恩美随着阴精的泄出,整个人像散了架一样,摊在椅子上,我擦擦嘴边的淫水,笑说:「如何?我的口技比起你来,有没有更棒啊。」她现在只顾着喘气,哪还有空说话。我三两下把自己扒光,挺着八寸长的阳具,凑到黄恩美的嘴边:「喂,你爽了,现在该换我了吧!」她显然被我的尺寸吓一跳,傻了一下,才又娇又媚的瞪了我一眼,二话不说,便将我的阳具纳入口中,吸吮起来。  她软濡的舌头轻扫着我的龟头,我马上打了一个冷颤,我刚想黄恩美的口技还真的不错,没想到她竟然开始运用舌、牙、唇三位一体的向我全面进攻。这岂止是不错,简直已经可以说是精通了,难怪小杰不到三分钟就挂点了,以我身经百战的肉棒,也差一点精关不固,连忙用力揉捏黄恩美的巨乳,分散一下注意力,才稳住阵脚。

  我感受着黄恩美的绝佳口技,一面赞叹着:「恩美,你好厉害的小嘴啊!难怪小杰撑不到三分钟。「  黄恩美一下吐出我的肉棒,生气说:「拜托你,这个时候,你可不可以不要提起小杰?」我大笑起来,一翻身,把黄恩美压在身下:「你不觉得我越提起小杰你越兴奋吗?」  她娇嗔说:「你别乱讲,我才没有这样。」我没理她,调整一下角度,噗一下就插进她的阴道里去,黄恩美啊的叫了一下,眉头皱了起来说:「轻点,你的家伙太大了,我受不了。」我说:「放心吧!你的小穴连小杰这么大的儿子都生的出来,我算什么? 她听我又提起她的儿子,眉头一皱,又想抗议,可是我却发现,在我提起小杰时,她的阴道深处竟然缩了一下。我明白,我的想法是正确的,她果然是个沉溺于母子乱伦快感的淫妇。

  我用力的顶了两下,直顶到她的子宫璧,她就说不出话来了,我边干她,边把她的眼睛导向电视里那母子相奸的淫靡画面,我在她耳边说着:「你看你的小杰有多么快乐,只是你这母亲没有教好,让他只知道横冲直撞的,一点技巧都没有。」我一边评论小杰的表现,一边用力的奸淫她。她媚眼迷离的看着画面,一面听着我的评论,一面接受着我的肉棒轰炸,在两面夹攻下很快就达到高潮了。我并没有因为她达到高潮而放过她,我把她的双腿扛在肩上,更加深入她的子宫深处,一次一次的重击,加上前次的高潮未退,很快的她又达到今天的第三次高潮。

  她发现我还没射精,忍不住唉唉叫:「唉呦……你……你怎么还没出来呀…我不行了……,唉呦……,我快死了……,啊……我真的快死了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…我又来了。」在一声长长的呻吟中,黄恩美达到今天的第四次高潮。虽然我还没射精,但我看黄恩美是真的不行了,我只好把肉棒拔出来。黄恩美看到我还没射精,惊讶说:「主任,你怎么这么厉害,我都四次了,你还没射精?」我没好气的说:「不是我利害,是你太不济事了,现在我上不上下不下的,你说怎么办?」她一脸抱歉的说:「那我用嘴帮你好不好?」黄恩美的口技是很美妙,只是毕竟已经尝过了,我心中有个计较,说:「如果你过意不去,我倒有一个办法。」她问:「好啊,什么办法?」我嘿嘿一笑,把她推倒在长椅,我跨在黄恩美身上,叫她用手挤压她的乳房包住我的肉棒做乳间交。

  我利用她乳房的丰嫩来摩擦我的肉棒,而她也非常配合的夹紧我的肉棒,只是我的肉棒太长。老是撞到她的下颚,我索性叫她用嘴巴含住我的龟头,我每撞一下她就吮我一下。就这样口手乳房兼用,我积存了三个月的精液才好不容易的喷射出来。完事之后,我们两个人都累瘫在长椅上,虽然我也已经累了,但我的手仍然在黄恩美的身上游移着,而她也似乎也很享受我的爱抚。

  休息了一会,我们开始聊了起来,黄恩美告诉我,她十六岁就嫁给她先生,十八岁生小杰时,全家人都很高兴,那年她是挺了个大肚子去领毕业证书的。虽然辛苦,但全家都很支持她,但是这几年,老公在外面有了女人,好久没有碰她,公婆又疼儿子,越来越看她不顺眼,老是嫌东嫌西的,她受不了只好在儿子身上寻求慰藉。

  我表示理解,只是告诉她,如果要搬出来,可以搬到营业所,我们也可以双宿双栖,互相慰藉,甚至也可以和小杰一起快乐。她轻打了我一下,说:「哪有你这样荒淫无道的。」我笑笑没说话,只是后来我果然和小杰一起操他老妈。我们怕被业务回来发现,不敢温存太久,连忙起来整理,我刻意把那卷带子收起来,没有交给黄恩美,我怕她把带子毁了。

  自从这一次以后,业务出门后营业所就是我和黄恩美的爱巢,我们一有空就随处做爱,我偶而也会把录影带拿出来助兴,整个营业所到处都有我们爱的痕迹。不久之后,黄恩美正式离婚了,搬到营业所来跟我住在一起。小杰归夫家,但黄恩美则保有探视权。有时假日,我们甚至连铁门都不开,尽情的淫乐。当然小杰有时也会加入玩3P,他已经可以接受我当他父亲,只是我不知道要当他是儿子,还是炮友。

  我介绍他认识了我的一双儿女,他也很恭敬的叫哥哥姐姐,只是我从他的眼中,看到了一丝光芒,正如我透过他而玩到他母亲,也许我也可以透过他,做到一直以来,我想做,却又不敢作的事。

  字节数:15196

  【完】

上一篇:母亲女儿共用女婿 下一篇:2015年10月夫妻联谊记实